您现在的位置是:

郑渊洁的光环郑亚旗的克制

2019-02-23 14:37

  “后来我想明白了,实际上这些人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 就跟说姚明能进NBA完全是遗传的身高。”

  “我就跟那种创业者一样,开始算,我这前三期卖多少印多少,能挣多少钱,增长多少,一算,哇,那么夸张,那我不就发了吗?”

  上一部《舒克与贝塔》,还是上海美影厂1989年的版本,如今30年过去,有人质疑,郑渊洁系列IP的动画开发,为什么姗姗来迟?

  早在国产动画还靠政府补贴赚钱的那几年,就有人来游说郑亚旗,“如果我想赚政府补贴的钱,我早自己挣了,还用你们。”他笑着吐槽。

  当郑渊洁把郑亚旗在《电脑报》上发表的文章拿给客人炫耀时,有一次被郑亚旗发现了,从那以后他就不写了。

  再后来,郑亚旗管理过一个公司,出现现金流断掉,在裁员时合理合法,但员工天天有人上微博骂他,不光@他,还要一并@平安北京,@法制晚报。全公司员工只有一人力挺他。这个人在郑亚旗东山再起时成了公司最重要的员工之一。

  失眠,脱发,胃痉挛……创业的另一面,那段时间纷纷找上郑亚旗。然而也是这些失败,让他理解了商业最核心的东西。“不同的阶段,总有不同的学费要交,不同的坑要踩,那是肯定的。”

  有熟悉这父子俩的人,曾对GQ杂志说,“如果换作我是郑亚旗的话,我会更希望去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。”

  他将图书出版市场做了细分,第一类是纯文字,第二类是绘本,第三类是百科故事,第四类是教育。

  “18岁之前,我想要什么买什么,18岁之后,不会再给我一分钱,住一起我还得给他房租。”

  充分细分出版市场后,2017年的版税比 2016年增长了63%,年销售达1.5个亿 。

  郑亚旗见了北京80%的VC,没有几个人当时能理解IP的意义。 最后,2011年,北极光投了皮皮鲁文化。

  把控了制片体系的模式下,郑亚旗和他的制片人们,可以挑选最符合自己的合作伙伴。郑亚旗透露,企鹅影视投资了30%,成本在一分钟10万左右。 制作公司是制作了《驯龙记》动画剧集和《巨怪猎人》的光云动画,并且开放了IP的投资权给制作公司。

  这样的经历多了,郑亚旗意识到,“原来我会因为我爸是谁,有很多负面评价。”

  创业是证明自己的机会,但依然没有让郑亚旗获得认可。因为他选择了那条看起来最容易的路:“开发郑渊洁”。

  当时市场上的IP价格在几十万一个。郑渊洁也授权了一两个给其他人。郑亚旗去跟父亲商量,能不能把所有IP都给到自己的公司。

  事实上,即便特立独行如郑渊洁,他言传身教给郑亚旗的,也从来不是视金钱为粪土。“人应该尽早获得财务自由。男人如果在40岁时,嗓子眼里不能理直气壮地说:‘对不起,先生们,我不伺候了!’那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人。” 郑渊洁曾对羊城晚报如此说。

  热爱冒险,但绝对不会把自己至于无意义的危险之中。 几年前潜水时,郑亚旗遇到事故,那之后,“我在水下每吸一口气,都不会吐完再吸下一口,生怕遇到吸下一口气时,呼吸器出故障吸不出来的状况。”

  想来在郑渊洁眼里,如果说,前几十年是儿子成就了他。那么,现在,儿子依然在成就自己。

  “动画制作,导演,编剧的工作我肯定没法自己干, 但是郑渊洁的作品,我认为我还是最有认知的。”

  2011年,羊城晚报采访时,郑渊洁曾说,是儿子成就了他。“合格的父母把为家族创造荣耀的责任自己承担,给孩子一个快乐惬意的人生。”他甚至特意强调,是人生,不是童年。

  在4月27日的动画发布会上,除了动画剧集和大电影业务外,郑亚旗还透露了真人剧,衍生品,室内主题公园,儿童体验馆等一系列开发计划。

  有人叫他投胎小能手, 更有人说,你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地球吧。也有人指责他消费父亲的影响力。

  就在今天(4月27日),中国国际动漫节发布会上,腾讯视频宣布,要和郑亚旗的公司——皮皮鲁总动员一起,将经典IP《舒克和贝塔》制作成动画。

  郑亚旗还决定,不管动画片还是真人实拍,都要自己来做制片人,漫威的Stan Lee,是他的新偶像。””尽管销售有1.5亿, 进入21世纪以后,郑渊洁的影响力还是无可挽回地日渐下降了。2016年,接受GQ采访时,郑渊洁对儿子的评价是:“还行”。而他清楚自己的受众是谁,这里面有从小就看郑渊洁童话的,但最核心的还是现在电视动画的受众。

  好在又用了几个月的时间,杂志终于走上正轨,郑亚旗用事实说服了郑渊洁,郑渊洁终于把文字出版权,也交给了儿子。

  “所以我们是哪个市场好,哪个市场适合,我们不胡来,要是胡来,现在毁童年,舒克贝塔也算一个了。”

  在知乎的某条问答里, 郑亚旗写到,“我能做什么呢? 仔细想想,我从小一边看日本动漫和好莱坞电影,一遍看老郑的第一手作品长大, 一直觉得老郑的内容不比他们的差,有些甚至超越了他们。”

  “我从小其实是被骂大,所有人都会给你贴标签,因为他不了解你,因为说人坏话肯定比说人好话痛快。”郑亚旗如是说。

  “如果你只是授权出去的话,虽然合同都会写要经过授权方同意,但是真正到实际操作中,不是制片人,很多东西你没法决定。”

  郑亚旗于是拿着样刊去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,挨个敲门问,“你愿不愿意发这本刊物?”

  “如果你的动画片是想拍给现在的小孩看,就一定要把它改成现在小孩,能接受的审美和表现方式,这些小孩可能没有舒克和贝塔的图书,但我希望他们因为动画是个好内容去看,而不是说因为我看过舒克贝塔才去看。”

  曾经狂热追捧《童话大王》的那一代长大了,但他们的孩子,未必买单。郑渊洁作品的新读者看起来面目模糊。 从童书的销售榜单来看,更流行的作品似乎是国外的。

  出版业务,是这个公司的第一也是核心业务, 从2005年到2017年,12年内,郑亚旗将父亲的书从一年60万册的销量做到了现在一年近1000万册。

  电子书市场同样如此,Kindle一进中国,皮皮鲁文化就合作了。“不是它当年能提供多少收入,而是我觉得儿童书领域必须有这么一个合作方。”到了2016年kindle给皮皮鲁公司的收益,比2015年增长500%,达到了百万。

  在郑亚旗看来,什么时候中国的动画电影市场,能有皮克斯、蓝天工作室这样的动画公司,才是郑渊洁品牌真正有价值的时候。

  坐在娱乐资本论面前,郑亚旗的回答是时机未到:“我不能毁了你们的童年,也不能毁了老郑的青春。”

  10万一分钟的动画,郑亚旗能让郑渊洁的影响力再上一个阶层,或者说恢复吗?

  自1989年的上海美影厂动画片之后,这是《舒克与贝塔》时隔近30年的重新回归。

  美梦很快碎了,前三个月杂志发出去以后,郑亚旗将80%的积蓄都亏了,有几个月郑亚旗身上200块钱,要过一个月。他找到的最便宜的生活方式,就是吃鸡蛋和方便面,“又便宜又能吃饱,还挺好吃的。”

  “养了33年,现在把我变成这样的人,可以专心地阅读和写作。“我说这样,你没有授权过哪个门类,你给我一个,我跟你签合同,给你版税,这我不会给你玩没,因为本来你也没有。郑渊洁问他怎么办,郑亚旗说,“我去融资。郑渊洁提出了合作的条件,郑亚旗没有那么多钱。“他在这个公司也没有股份,他觉得股份不是钱,美金也不值钱,只有人民币存在银行五年定期值钱。郑渊洁解释,“还行”是他所能给予的最高评价。知乎上有个问题是, 90年代以后, 有什么曾经流行的东西消亡了,其中一个回答是舒克与贝塔。“一有喜马拉雅我就冲出去跟他们合作,我也挣不着钱那会儿,但现在在喜马拉雅,我们是儿童上付费前十名唯一的故事,剩下的全是教你古诗之类刚需作品。为了确保不毁童年,郑亚旗决定,不管动画片还是真人实拍,都要自己来做制片。”在郑亚旗看来,舒克贝塔的形象怎么设计,用2D还是3D,这些东西都很重要的,就跟乔布斯设计苹果手机一样。”郑亚旗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。”依然有人会说皮皮鲁文化是家族企业, 以为是郑渊洁创立的,尽管郑渊洁几乎不到公司来。整个行业的产业形态还没形成的情况下再有情怀,再有梦想,IP只能成为牺牲品。

  或许是一个限定失去的约定,刺激了危机感。 从二年级起,郑亚旗就开始思考如何赚钱的问题。采访中他甚至笑着说:你还没问我为什么创业。随即又自己回答:当然是为了钱啊。

  在公司刚成立之时,郑亚旗就想做有声读物,80年代末央视就有个节目,鞠萍讲郑渊洁的故事,当年做成录音带卖的特别好。后来磁带没市场了,CD也不流行了,盗版音乐流行,郑亚旗就一直等待,直到喜马拉雅和凯叔讲故事这样的平台出现。

最新推荐

  • 六个核桃·读书慧携手郑渊

    在图书的选择上,六个核桃读书慧成立了由教育专家、学者、老师组成的评审委员会,分不同年龄段为孩子们挑选书目,涵盖儿童文学、绘本、自然科学、科普读物、社会人文、思想教

  • 邱淑贞家庭聚餐17岁女儿沈

    在新的一年里,中国人喜欢有一个热闹的聚会和唱歌什么的,自然会组织一个聚会,明星也不例外。邱淑贞一家和他们的朋友也在外面吃饭,他们似乎都很开心。 从照片中,我们可以看

  • 新晋晶女郎邱意浓清新脱

    邱意浓也成为新晋晶女郎。邱意浓是一位90后演员,来自江西,毕业于上戏,2013年凭借《谁动了我的梦想》从而进入演艺圈,她有着非常甜美的面孔和完美的身材,在与王晶导演合作后

站长推荐

  • 郑渊洁:家庭教育不是管

    现在来说说孩子的模仿能力。爸爸妈妈需要孩子达到一个什么期望值?比如说他多吃蔬菜,比如说他一回到家就能把作业很高效地写完等等。要想让孩子做到任何事情,你先做给他看,你不用

  • 被称第二个邱淑贞酒驾顶

    说起王晶我们一定会想起他就是一名特别有名的大导演,而他旗下的艺人也都是特别有名的。当时他旗下的女艺人都是以性感出名,而关秀媚就是其中十分性感的一位。她曾经被他们说

  • 不是童线套房放读者的信

   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1月17日消息,据香港媒体报导,张智霖[微博]与佘诗曼[微博]因合作拍摄《十月初五的月光》电影版,令两人的旧绯闻再被炒起,还有传张智霖为让太太袁咏仪[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