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

郑渊洁童话和我们消逝的童年

2019-04-12 06:07

  我们也只有阅读,那几乎是我们触摸外面世界的唯一方式。郑渊洁童线年代人打开了一扇门,这门里的表演有的精彩,有的一般。不过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用童线年代人看待世界的角度和方式,我们成为共和国第一代有自我意识的人,我们甚至用郑渊洁作品的话来和大人们“还嘴”。因为有了郑渊洁童话,刻板的教育并没有完全控制我们,我们读到了很多不同的想法。当我们在现实中受到挫折时,至少可以躲到皮皮鲁的“壁橱”后去疗伤。

  郑渊洁童线年代人的童年连结在一起的。1981年郑渊洁开始写《皮皮鲁和鲁西西》时,我上小学三年级;1982年郑渊洁开始写《舒克和贝塔》时,我上小学四年级。那时候,我们的生活中没有“超女”,课业还未露出狰狞面目,父母还没有对孩子“过度”关照,我们有足够的时间阅读。

  郑渊洁童话会一直被孩子读下去吗?也许。时代的发展可以让思想变得更多元,媒体变得更丰富,阅读视野变得更开阔,但是,孩子们的生活现实并没有变得更好(不是指物质方面),他们所受到的压抑并没有减弱。一位作家不能也不必为儿童代言,但是,当作品制造的快乐能让孩子喜欢阅读,那它凭什么不能被一代代的孩子接受呢?当年读郑渊洁童话成长的第一批读者,目前大多数都为人父母了吧?他们愿意让自己的孩子重复自己的阅读经历吗?

  一直想弄明白郑渊洁童话受到孩子们喜欢的原因。是那些“捞干了水分”的故事吗?是比较纯粹的儿童立场吗?是反传统的教育观念吗?是那些形形色色的奇怪想法吗?是具有超前意识的商业操作方式吗?都是,好像又都不是。有一天我突然悟到,其实是郑渊洁童话中无处不存在的解构意识在感染着读者。郑渊洁童话中的解构是一种良性解构,它培养我们的怀疑精神和逆向思维。当正襟危坐的大人们对你耳提面命之时,郑渊洁童话在身后悄悄说:“是这样的吗?是可信的吗?”所以,当我们告别童年,告别郑渊洁童话,在大学里读到王朔小说时,那种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,那些“崇高”与“正统”的大厦,在阅读中轰然坍塌。而这种坍塌,并没有给我们让我们变得虚无和悲观,因为我们早就学会用另一个角度来“观看”这个世界和时代。

  当正襟危坐的大人们对你耳提面命之时,郑渊洁童话在身后悄悄说:“是这样的吗?是可信的吗?”那些“崇高”与“正统”的大厦,在阅读中轰然坍塌。

  郑渊洁:中国文坛传奇人物。他笔下的皮皮鲁、鲁西西、罗克、舒克和贝塔影响了两代中国孩子。1955年出生,1978年开始童线年创办专门刊登其个人作品的《童线年,有“童话大王”之美誉。

  在不断丰富的媒体环境中,作为童话作家的郑渊洁的身份正在变得模糊,他现在正在积极成为电视明星、博客写手、公众人物。童话给他带来了足够的名声和经济保障,同时又给他带来了限制。当别人要求他担当起一个童话作家的责任感时,当他的“越轨发言”引来批评无数时,他却说:“No,我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。”于是,他的“粉丝”们开始不解,有的甚至开骂。我以为大可不必,他们大概太专注于自己的童年印象。一位作家思想和行为的改变不可逆转,犹如我们童年的消逝不可逆转一样。

  童年时喜欢读郑渊洁童话,成年后则更喜欢读他的随笔集《第一次写皮皮鲁》和辩论集《舒克舌战贝塔》。从他的随笔中,我们读到了一位率直的、任性的、深具童心的孩子形象;从他的辩论集中,我们读到了多思的、彷徨的、立场模糊的思考者形象。“无法判断正误”,正是这个时代的特点,正是这个时代思想的特点。郑渊洁的文字是伴随着国家的不断发展而进行的,它只可能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末。作家用了童话这个看似远离现实的文体在表现最切近的现实,现实甚至比童话更荒唐更荒诞,这在《金拇指》这部作品可以读出来。

最新推荐

  • 郑渊爆料称政府收3亿烟花

    对此,燕龙烟花副总李新宇表示,烟花爆竹零售的管理由各区县安监部门根据实际情况进行。有的区县要收取风险保证金,有的区县要求要全部上保险。 北京市政府烟花办组成单位北京

  • 咔哒故事:郑亚旗是如何

    海豚出版社总编辑吕晖表示:在数字时代,我们不需要再为了买书省吃俭用,骑车往返一天去书店,也不需要为了发行坐火车跑来跑去,我们需要的是从大数据中理出工作思路,把内容

  • 乌兰图雅《天南地北唱中

    近日,内蒙古代表队的舞者们再次跳着这首《站在草原望北京》参与了全国广场舞比赛。 在MV拍摄现场,一群草原儿女行走在辽阔无际的草原,鲜艳的五星红旗随风飘扬,美丽大方的乌

站长推荐

  • 乌兰图雅的巾帼组歌 流行

    传统故事如何讲述?传统文化如何传承?是,新时代文艺工作者首要研究、落实的重任;更是责任和担当。的新中国风流行歌曲、以其特有的影响力、让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在轻松优美的流

  • 告别二月河!胡梅、郑渊

    每年春节后,吐槽支付宝、微信红包成为了一种惯例,甚至有网友吟诗做了总结~ 12月15日,著名作家二月河病逝于北京。二月河(本名凌解放),1945年生于山西省昔阳县,南阳作家群代

  • 郑渊洁童话“长销”的思

    郑渊洁在用童话的方式告诉孩子,世界不是一个童话。有人担心如此现实是否适合判断力尚未成熟的少年儿童,郑渊洁则充分信任孩子,放手让他们去感受生活,发展健全的自我意识,